质变的技术之路-懵懂的青春

ARM 162浏览

在电子工程专辑混了有段时间了,说起来惭愧,第一次发帖。以前大部分的时间是为了寻找一些技术方案,或是工作不忙的时候来汲取大师们的技术精华。最近要跳槽了,也跟大家分享一下自己走过的技术之路吧。

   先自我介绍一下吧,本人88年出生,在很多前辈的眼里只是一个小屁孩而已。2011年从北方一所二流的本科学校毕业,截止到现在工作不到两年。说实话,我的电子的热爱从很小就开始了。

   败家子的童年

   大家看到这个题目可能有点晕,“败家子”,这是小时候老爹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。原因是只要家里跟电气沾边的东西,从未能逃出我的“魔掌”,总之,没有我 没有拆过的,嘿嘿。。。那时候真的是好奇,看到收音机能咿咿呀呀地唱歌,我就老是琢磨这小盒子里到底是啥,怎么这么神奇。于是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,待老 爹的鼾声想起,我蹑手蹑脚地“偷”出那台让我神往已久的收音机,又从老爹的工具箱里拿出一把螺丝刀,完成了我平生的第一次“手术”-对一台收音机进行剖 腹。当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收音机打开时就傻眼了,我看到一块木板上安装了很多奇奇怪怪的虫子一样的东西,花花绿绿的(当时还是晶体管时代,基本上以分立 元件为主)。我动动这个,捅捅那个,啥也看不懂。很遗憾,那次手术很失败,剖腹成功了,但是再也没把人家肚皮缝上。后果可想而知,第二天我家院子里就传来 我的鬼哭狼嚎和老爹的皮鞭声。呵呵,这只是我无数次拆解的一个小缩影。

牛X的初中

    童年就这样一点点地过去了,咱也算在电子界混了几年的技术控了(虽然还是以拆解为主),转眼间我已经上了初中。虽然还是在不断地拆这个拆那个,但是咱已经 能够把拆解的东西原封不动地装回去了,也算是一个进步吧。那时候对电子的兴趣越来越浓厚,我已经不满足于仅仅去拆一些东西了,我开始武装自己的“实验室” 了。那时候家里穷,孩子又多,根本没有多少零花钱。我就自己想办法去“淘金”。我和几个小伙伴每天做完作业就到处去捡烟盒,那时候什么“黄鹤楼”啊,大鸡 啊反正只要是烟盒我们就去收集。那时有专门收集烟盒的人,经过两个月的努力,我终于淘到自己的第一桶金-用一叠厚厚的烟盒纸换了十块钱。十块钱啊,那时候 对于一个小孩来讲真的是“巨款”了。当天我就跑到镇上的五金商店买了我平生第一把烙铁(还软磨硬泡地问老板讨了半米焊锡丝),当时真是激动啊,抱着烙铁就 回家了。回家后就找来以前拆过的电路板开刀,一直到深夜我还沉浸在烟雾缭绕之中。老妈看我如此痴迷这个,就对老爹说:咱儿子以后肯定吃这口饭。现在我已经 成为一名电子工程师,也验证了老妈当年的预言。在以后的日子里,我还在不断地晚上着自己小小的“实验室”,后来又添置了指针式万用表,电源之类的。在这那 几年里,动手做了很多有趣的东西,也结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朋友。

    在这里要非常感谢我当时的一个“忘年交”,一个在镇上修了二十年家电的师傅,他也算是我的启蒙老师吧。那时候只要没事我就去他那里呆着,他腿有残疾,一直 未成家。他非常喜欢我,经常教我一些东西,那时候我才慢慢知道什么叫电阻,电容,三极管,我才慢慢学会怎样用万用表去测量电压,电流等等。

  那时候最典型的一个“作品”就是把我的自行车改造成了“四不像”。我的自行车有摩托车的喇叭,尾灯,有非常亮的前大灯,还有音响,呵呵很牛吧?当然那些东 西我是收集了很长时间才搞齐全的。初中的时候有晚自习,放学都八点多了,农村不像城里,没有路灯。于是每次放学就会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:一个贼拉风的 “四不像”在前面开灯领路,后面是一排“跟随者”,“四不像”时而还会发出摩托车一样的“滴滴”声,或是唱着林志炫的<单身情歌>。没错, “四不像”的拥有者正是小弟,后面都是我们同村的小伙伴。

音响发烧的高中

   转眼间,到了上高中的年龄。很可惜,高中的时候课程就紧了,而且住校。两周才能回一趟家,但是这丝毫没有减退我对电子的痴迷。每次回家书包还没有放下就一 头扎进我的“实验室”,沉浸在烟雾缭绕中,直到老妈揪着耳朵把我领到饭桌前。那时候对音响发烧,看到街头具有重低音效果的音响就心痒痒。没有钱买,我就自 己打造。先从功放做起,从“忘年交”师傅那里淘到一块日本三洋的二手后级功放板,配上大功率的环形变压器,整流器。又缠着邻居做木匠的大伯给我量身打造了 一个机壳。这样我的功放主机就做好了,接上扬声器,通入音源,效果还不错,呵呵。不得不说小日本在电子方面的鬼才,国产功放的音质真是没法比。后来随着水 平的提高,我又给功放加入了前级放大,支持声调的调节,麦克的环绕音等。再后来又淘到两个日本三洋大功率的低音扬声器,做了两个枣木的音响。后来,只要是 村里有嫁娶的喜事,我的功放就成了必备的器材。很可惜,自从我上了大学,我那台功放就被大队书记长期“霸占”了。

    写到这里,自己仿佛又回到以前那个年代,那个对电子痴迷的懵懂年代。更多的是怀念和感慨,但是那些日子再也回不去了。说实话,现在虽然已经实现了自己电子工程师的梦想,但是生活的压力和浮躁的研发氛围,工作已经掺杂了更多的利益,而不再是兴趣。

   今天先写到这里吧,明天再接着讲述一个电子工程师的大学成长之路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