帝都日记

ARM 121浏览

帝都日记

10月19日中午,方块告诉我,我被报名参加CSDN的SD2.0大会,因而要跟他们一起去北京。于是,便开始了帝都之行...

第0日

10月21日,照常上班。只是多背了一大包行李。气象报告说北京最低5度,便带上了一大包衣物。事实证明,这是后来痛苦的源头。
傍晚5点3刻,登上公司的车,正式出发。到机场,签了票,觅完食,搜了身,开始在登机口等待。打开笔记本,准备推上两把。但机场的无线只够让我访问gmail。作罢。
飞机上一切顺利,将近11点落地。之后便是混乱的开始。为了抵御北方的干燥天气,带了一瓶润肤露。结果上飞机前安检不让过,不得不托运。下飞机后,我们错误地跟随着一帮从澳大利亚转机过来的人,来到了国际出口。在等待了一段时间后,被告知行李在国内出口。只能出去,再到国内出口取行李。经过搜索和问询,宝贝行李终于回到我手中。11点半。
打车去温都水城。一刻钟后,连司机带我们,都迷失在6环上。最终,我们还是到达了这个北五环往北10km的地方。12点一刻。
进了酒店,登记交钱。然后猛然间看到一晚上¥220k的标价。据说是以前的王爷府。看来王爷也是有价码的。
办完手续,在7楼猛找11楼的房间,这房间的编码着实让人崩溃。
扔下行李,立马洗澡睡觉。

第1日

起床,洗漱,早饭。走了一长段路,来到传说中的会场。验明正身,领取背包,潜入会场。此后,便开始挣扎在各种keynote(或者说广告)之中。11点,在一阵点头挤眼之后,我们麻利地收拾起东西,奔向餐厅。
经验告诉我们,试图投机取巧,往往会适得其反。走出会场,打算寻找返回酒店的捷径。结果绕着水城走了2/3圈。唯一的收获,就是看了一眼那220k一晚上的大门。
饭后,为了避免再受广告的毒害,便决定出发拜访分公司。经过汽车换地铁换地铁的游戏之后,我们终于到达著名的知春路。在分公司倒是看到了不少新鲜玩意儿,长了不少见识。
最后,也是当天最重要的活动:拜见TopLanguage教主刘未鹏
五道口,华联商厦,麻辣诱惑。一群TLer围坐在圆桌边,各自介绍。方块很兴奋地和tiny坐在一起,一见如故。看来缘分和体重也是有很大关系的。正如传说中的那样,席上有差不多一半的话,都是从tiny嘴里出来的,不愧铁嘴。我们这群人来自不同的it领域,谈资颇丰。最终,考虑到地铁的开放时间,只得散去。

第2日

起床,洗漱,早饭。第一场,我们选择Bill Venners讲Scala。在聆听了一堆语法糖之后,我们得出结论:语法很灵活,但是没有必要。最终,我们也没能听到关于Scala在并发方面的特性。只能说,这讲座是为那些只想了解Scala长得什么样的人开的讲座。我们失望,很失望。
接下来一场是iphone sdk。除了占到了一个有电源插座的位置以外,没什么收获。最后,我们可耻地溜出了会场,飘进了餐厅。

下午头场,我们选择了邓草原讲的Scala,并期待着获得更多的信息。但也未如愿。草原讲的太细致了,以致最后无法按时结束,最后十分钟一片混乱。同样也没能得到有关并发方面的信息。不过,有一个东西还是引起我的兴趣——Scala的抽象体系。在抽象方面,Scala延续了Java的风格,坚持走OOP路线。只是在泛型方面相比Java更完备些,如果那东西也能算是泛型的话。根本上,Java系的泛型依旧是OOP的扩展,仍旧无法摆脱OOP的束缚。明显的例子就是,为了满足泛型容器实例化后的类型匹配,不得不引入三种实例化方式:List<T>,List<+T>,List<-T>。后两者分别对应子类和超类的泛型实例化。这种修修补补的方式根本无法解决OOP带来的问题。真正解决问题的方案,应当是彻底抛弃OOP的sub-type多态,采用独立的编程元素表达抽象接口,比如concept。这些方面以后找机会再写一篇,详细分析。
在跳过一场之后,继续聆听蔡学镛的DSL。开讲之前,云风悄无声息地飘了进来。许式伟引荐我们相互见过,还约好一同晚饭。在云风的勾引之下,我们决定饭后玩一把桌游。

在现在这年头,DSL属于比较偏门的东西。但蔡学镛讲的倒也完满,也引发了我们的思考和讨论。

越是special的语言,同业务的关系越是密切,业务变化造成的影响也就越大。所以,DSL并非越S越好,应当有一定的通用性。另外,DSL的设计者不应是程序员,而应该是业务专家。DSL也有嵌入(在一种通用语言的语法内构造DSL)和非嵌入两种。我们讨论下来觉得,为了支撑嵌入式DSL,host语言的语法必须非常灵活。由此容易造成代码随意性太强,可读性和可维护性不好。相比之下,非嵌入的DSL更加稳妥可靠。

之后是云风的C/C++和Lua,介绍了在Lua使用上的体会和经验。

蔡学镛和云风的内容和观点在某些方面是一致的,即不应依赖于一种语言开发,应当在不同的领域使用更适合的语言。所不同的地方在于,蔡学镛主张构建很special的专用语言,而云风则倾向于使用简单的通用语言。
晚饭后,我们如约凑在一起,在云风的教导下,学习桌游《现代艺术》。为此,我们又可耻地放弃了去刘江沙龙砸场子的计划鸟。

第3日

度过一个迷迷糊糊的上午之后,下午参加了Jinesh Varia开的云计算Workshop。他那纯正的印度英文让我们想起了BBT里的Raj。坐下来之后我便发现,这个workshop和我们也不是一路的。他是用云的,我们则是做云的。不过好歹我们可以体验一下云,有个感性的认识。没过多久,雪愚同学便超过了老师的进度,被老师要求慢一些。接着,在我的怂恿下,雪愚在EC workshop里连开10个instance,并且成功地ssh链接。讲师及其助手在表扬和钦佩了一番之后,勒令我们只能开一个。不过,鉴于雪愚同学的英勇表现,Varia讲师向他索要了名片。雪愚名扬海外...
至此,我们的SD2.0活动结束,接下来是自由活动。老许,方块和我收拾起行李,开始转场到马甸桥旁的一个100多一点一晚上的旅馆。当我背背沉重的旅行包,身前挎着笔记本,气喘吁吁地走到旅馆前时,发现那小小的门面隐藏在一排饭店的后门里,门前显然是泔脚的中转站。看来网上的信息是不能完全相信的。在如此的打击下,我们彻底是去了进去的勇气。经过一番商议,决定前往备降旅店——布丁。再次钻入地下,再次玩起换地铁的游戏。
再次回到地面后,太阳已经下山。在地图上估算了距离之后,决定步行前往。随后便发现,地图也是不可信的(地图中心区和外围的比例是不一样的)。负重走了至少3公里后,总算看见布丁两字。
开好房间,扔下包,随即出发,会见老许和方块的老友。在中关村吃了饭,瞻仰了夜景。我惊奇的发现,10年前来北京时见到的一幢楼还在。

第4日

这天是自由活动的时间。方块在长时间观赏地图之后,建立了human-meat index,以防迷路。
第一站,北海。北门进,南门出,直接穿海而过。转而来到景山。在瞻仰了那棵所谓的崇祯皇帝上吊树之后,上山看中轴线。老天不帮忙,阴雾弥漫,往南只有太和殿,往北只见地安门。下山后,我们直奔王府井,为了完成家里布置的采购任务。
午饭后,时间尚早,经过斟酌,决定朝拜一下帝都的书城。从一楼到五楼,从五楼到一楼。最终,老许请了两本书回家。一本是双语版的三字经,打算传给下一代。另一本是相对论。结果,在机场的两个多钟头里,我们俩挤在一块,把整个导读给看完了。

总结

帝都之行的非专业目的基本达到了。至于SD2.0会议,更像个老朋友见面吃饭的平台,实质性的技术内容太少了。云是出现最多的词,但对它的讨论也仅仅局限在这个词上。对于应用的技术性探讨不多,而对于实现根本就是没有了。看来从技术角度而言,云还只是文字游戏而已。
现在,所能期待的,就只有11月7日的Erlang大会了。至少人会场在市中心,西湖边上,还是很人性化的。